首页 >> 名家访谈 >>正文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
中华书画家协会  2015-02-04  浏览1324次
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:他是艺术的“独裁者”
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:他是艺术的“独裁者”
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:他是艺术的“独裁者”
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:他是艺术的“独裁者”
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:他是艺术的“独裁者”

   在了解西方古典音乐的人心中,“瓦格纳”绝对是耳熟能详的名字,但与他名字相关联的另一个字却是“纳粹”。

  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

  讲座在400平方米的报告厅内进行,超过500位观众聆听。梁文道做了一个调查,让听过瓦格纳音乐的人举手,结果超过2/3的人并没有举手。梁文道说,其实大部分人都听过。“比如《婚礼进行曲》就是瓦格纳的东西。”

  现场,梁文道为观众播放了至少3段的瓦格纳音乐,几乎每次都舍不得“掐断”,足见他的喜欢。梁文道介绍,希特勒是瓦格纳的“超级粉丝”,这也是瓦格纳受争议的地方。据传,希特勒在死前最后那几天,随身携带的都是瓦格纳的手稿。“在以色列,至今仍禁止公开播放瓦格纳的音乐,因为对他们来讲,瓦格纳代表着民族史上最惨痛的记忆,瓦格纳就是纳粹的官方音乐家。”梁文道表示。

  然而,回顾历史,其实瓦格纳在世的时候,希特勒的爸爸可能都还没出生。所以,也有另外一种说法,瓦格纳的音乐只不过是被纳粹利用了。梁文道并不完全同意这种说法。其分析,二战期间德国和日本面临同样的困境,当时的人们精神上无家可归,“这种情况下,艺术能带人进入所谓的‘伊甸园’,能很好地被利用。”

  瓦格纳是艺术“独裁者”

  在梁文道看来,瓦格纳并不完全是“无辜的”。在音乐史上他是一个有名的“坏人”:风流成性、奢侈,嫉妒同行,写匿名信诋毁他们;在政治上,摇摆不定,反过犹太,又参加过民主革命……梁说,瓦格纳更是一个艺术上的“独裁者”。“他要求交响乐团面对观众的那一刹那是最完美的,甚至什么乐器该放什么地方,都有固定的看法。今天所看到的交响乐团的位置模式,就是瓦格纳留下来的。”

  可能正是瓦格纳的“复杂性”,让梁文道对其音乐欲罢不能。他用“很德国”和“肉感”形容瓦格纳的音乐。“很德国”指德国是个理性文化的代名词,同时他也认为,最舒适的生活应该是让心灵回归简单朴实。而“肉感”是代表着一种有血有肉、真实存在的事物,也许在梁理解的瓦格纳音乐就是能带给人丰富、完整和统一之感。

  梁文道说:“那是种危险的力量,那是瓦格纳的诱惑。”

相关导读
梁文道谈瓦格纳作品